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谢谢你,留下了最美好的儿时记忆
作者:陈欲晓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0-01-20        点击率:148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 “赵忠祥在京病逝,享年78岁”。

昨天,这条消息像是泄了堤的洪水一样,冲进了我的手机,拿着电话愣是看了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
赵忠祥的名字,我想没有人会陌生,记忆中那个赵老师,是个用声音征服了中国亿万观众的主持人;是个在小品段子里,活成了白云“梦中情人”的人;是个憨态可掬,业务能力却一级棒的播音老前辈。作为学播音的孩子,对赵老师声音的膜拜就像是一种朝圣。而如今,他的名字却伴随着他离世的消息再度跳进了人们的眼球,登上了微博的热搜,或许,我们都不曾想到,我们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告别。

也许有人会说,赵忠祥老师和你非亲非故,你在这儿矫情个什么劲。是啊,为什么呢?或许我自己也在找答案。今天,是北方人俗称的“小年”,而再过上一个多星期,农历除夕夜也要来了。忙忙碌碌又一年,家家户户都在开始筹备着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春节,而我也在春节前最后的时间里忙前忙后,但自己却知道,我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盼望过年穿新衣、放鞭炮、拿压岁钱的自己了。不是年味儿淡了,而是我们长大了。

或许赵忠祥老师的离世,让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小时候,一大家子有老有小,嗑着瓜子聊着天,围着暖炉守候一年一度春节联欢晚会的日子。每年的那个夜晚,全中国的人都在守着同一个节目,看着同一群人在同一个地方唱着歌跳着舞,而赵忠祥老师的声音也是这样,伴随着全中国人走过了12载除夕夜,这一种不成文的默契,堆积成了那些年我们对除夕的记忆。

大年三十,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中国人的岁尾与起始。无论你是数着日子盼春节,还是对缥缈的年味心怀忐忑。无论你是加班加到除夕才能回家的上班族,还是背了一大堆寒假作业的学生,还是在各行各业坚守岗位的人员,还是准备好年夜饭在家守候的父母亲。你都会深深意识到,除夕夜是一场精神的仪式,有着深邃的守望意味。

小时候的春节,大街上摆满了写春联的先生,红通通的灯笼染红了一条街,放鞭炮时要鼓起很大的勇气,逛庙会时喜欢骑在父亲的肩头,吃饭时家里的凳子总是不够坐,孩子们欢欣雀跃的吃着“跑饭”,望着20寸的电视机,乐乐呵呵边笑边闹。那个时候的我们,是盼望着过年盼望着假期的孩童。

如今,我们终日在钢筋混泥土筑起的城市间穿梭,在人与人之间兜转,在事与事之间周旋。渐渐的淡忘了儿时对“年”的记忆,一顿与家人简单的团圆饭成了最好的慰藉。昨天,和“赵忠祥病逝”的消息一同上了微博热搜的还有“鼠年春晚进行第二次联排”,一边是悲伤的祭奠,一边是热闹的欢愉。成长的残忍,也就不过如此。

我想我终于找到了答案,赵老师的离世,像是一个闹钟,提醒着我们,时间回不去了,那些充满着童真又质朴的除夕也回不去了。无数和我一样的人缅怀着赵忠祥老师,或许他们和我一样,在又一个新年即将来临之时,再次聆听着赵老师的声音,我们怀念着的,是那回不去又抹不掉的,最美好的儿时记忆。谢谢您,赵老师,您一路走好。采购中心 陈欲晓

00b87b01bd694f3c9a498087df0d75ee.jpg